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主公的事儿所以咱们怎么可能

分享到:
孟获那意思,就连马超他们那些将领什么的,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主公的事儿,所以咱们怎么可能比他们知道得更多,不是吗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自然是明白这些,所以他是没有多说,因为孟获说得不错。至于说如今,那么还是,就等后日,和马超凉州军是再做交换,因为这次是要交换回两个人,所以物资也比之前多,应该说比每次都多。
 
    自己弟弟带来就不用多说了,赎回他的东西和孟优一样儿。至于说那个木鹿大王,是说和马超相谈的,是比他第一次所说,要少了不少。但是即便如此,却还是不少,至少赎回这两个人的物资加在一起,可是比每次都要多,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,自己对此是清清楚楚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   转眼便到了和孟获约定交换俘虏的日子,而昨日马超也没有带兵去进攻三江城,凉州军是又休息了一日。(
 
    而对于马超来说,己方多休息休息,其实还是有好处的。至少如今来说,己方需要去养精蓄锐,然后来一场大战,这就比什么都强。之前马超是早已写信给成都的张松,让他再次调兵五万来增援三江城。
 
    如果马超所料不错的话,估计如今张松也就能再拿出来五万凉州军的正规军。益州这边儿的人马是有,可和凉州相比的话,肯定是不如那地方人马多。所以益州虽说是大州,可也不可能有着无限的人马,马超还没有那么超强的实力,什么一下就拿出来一百多万的人马。那是开玩笑,大汉一个州,如今才有多少人?
 
    就说益州有个二十多万的正规军,已经就算很多很多了。至少刘备他就没有这个实力,也就是曹操、孙策他们才差不多。
 
   
 
    约定在三江城下,孟获和祝融夫人他们,是早已带兵在城下等候马超凉州军了。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孟获是直接让使者定下城下交换。
 
    在马超看来,这是因为己方距离三江城很近,所以孟获是不得不如此。但是这个他也不可能确定就是这样儿,不过如果不是这个原因。那么还有多少原因呢。
 
    马超带着崔安,他旁边是雷铜和孟达,两人战马中间夹着带来和木鹿大王。至于说南蛮军一方。自然是孟获和祝融夫人,然后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也在。后面是跟着南蛮军的士卒,押送着物资,缓缓而来。
 
    马超这边儿也有清点物品押送东西的士卒,所以看着人数,好像都差不了多少。
 
    马超和孟获还有祝融夫人他们,确实是没有什么话说。因为这次几人的想法。都是出奇的一致。那就是都想着带来和木鹿大王早点儿进三江城。当然马超是这个想法,而孟获和祝融夫人所想更多的是,带来赶紧进三江城。如此就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没一会儿,便都交换完了,因为想法几乎都一致,所以自然是很快。双方几乎都想着同一件事儿。那么还能慢得了吗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对着孟获和祝融夫人一笑。“多谢二位之慷慨,我却是要代替我军感谢二位一下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马超的话,知道对方是在气他,所以他是冷哼了一声:“哼!马超别得意,咱们呢是来日方长,走着瞧吧!”
 
    说完,最后是看了眼马超,然后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。咱们走!”
 
    说着,便带着众人退了回去。到城门口的时候,孟获是大喝道:“弓箭手,准备!”
 
    他也是怕马超带着人马追来,不过马超也不至于那么傻,至少这么不智的事儿,他是不会去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着孟获他们退回了三江城内,带来和木鹿大王也一同进去了,他心里高兴,心说好,这最为重要的一环,如今却是已经成功了。那么之后,就要看木鹿大王是否合作了,不过自己认为他除了合作之外,好像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。
 
    当然了,他木鹿大王要是有那种舍己为人的精神,甘愿自己身死,也要帮孟获或做事儿,那么我也认了。这就和那话所说一样儿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啊!
 
    “各位,我们回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传令官传下马超军令,全军回营了。之后马超是把众人再次聚到了一起,简单说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儿,然后便让众人都各自散开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嘱咐了己方的探马,让他们是时刻注意着三江城的情况,是不得有误。
 
   
 
    带来和木鹿大王跟着孟获还有祝融夫人,他们是一起回了银坑洞。
 
    到了银坑洞后,四人聚在一起,带来是先谢过了自己的姐姐姐夫,木鹿大王也是对孟获和祝融夫人两人表示感谢。
 
    之后带来介绍道:“姐夫、姐姐,这位便是八纳洞的木鹿大王!”
 
    以前孟获也不是没有见过木鹿大王,不过如今一看,貌似其人有些心事?不过对于这些,孟获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,所以他也只能是说道:“当年与木鹿兄一别,如今已经过去了数载,真是怀念当初啊!”
 
    可不是吗,几年之前,两人是见过面,不过一直都没有什么深交,也没有什么大仇大恨的,所以两人不过就是打了个招呼,然后便各自离开了。只是却是不知道,如今再见面,却是已经这么个场景。
 
   
 
    木鹿大王他也没有忘了当初的情景,所以听孟获问他,他是忙说道:“可不是吗,这当年与蛮王一别,如今却已经是过了这么多年了!”
 
    虽说孟获这个蛮王只是他这片的,可是因为是孟获把自己给赎回来的,而且自己为了配合马超,却是不得不和孟获更亲近些,这样儿的话,自己才能更获得其人的信任,对自己只有好处。
 
    不过对于这些,木鹿大王其实都知道,想让孟获就完全相信自己,那谈何容易。所以就差不多,也就行了,至于说其他的,那都是奢求啊。
 
    孟获此时好像也是不胜感慨,又和木鹿大王说了几句,然后他最后说道:“可不是,今日难得在这儿与木鹿兄相见,所以今晚我设宴招待木鹿兄,咱们是不醉不归!”
 
   
 
    对此,木鹿大王也只能是笑着点头赞同,之前在马超凉州军大营,马超也设宴款待了自己和带来两人。不过自己也都明白,明面上,马超是看着带来的面子,这才请了自己。不过说实话,他看得出来,是因为马超要与自己合作,所以他是特意请了自己,至于说带来,那才是搭配着来的。
 
    不过显然他是不知道如此,要不还不一定要如何呢。还好自己和他也没有在凉州军大营待太久的时日,满打满算,其实也不到两日,所以还好,还好。如果时日一长的话,他难保就不会发现什么。毕竟是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啊,这自己要是心里面没事儿,那么自己会怕他带来吗?
 
    可实际情况却是,自己有事儿,而且还是大事儿,所以这不到两日就已经从凉州军大营到了如今三江城的银坑洞,这自己就算是不错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带来是和自己姐姐小声说着什么,而孟获便和木鹿大王两人聊上了。看着孟获貌似是在关心着木鹿大王,可实际他才不那么想呢。他如今的想法就是,自己是不是要赶紧把这个木鹿给打发走呢。如若不然的话,如今要如何?难道指望着他去给自己对付马超的凉州军,真是开玩笑了。
 
    最后孟获是特意问了一句,“不知木鹿兄觉得,这我军与凉州军相比,是孰强孰弱啊?
 
    木鹿大王一听,心说来了,”这,我认为,当然还是大王的人马厉害了!”
 
    这木鹿真想说,是马超凉州军更厉害,不过他马上是转念一想,自己要那么去说了,估计可能就不能在这儿混了吧。
 
    这可是他孟获的地盘,三江城银坑洞,不是自己那八纳洞,所以自己还是要注意分寸的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,他也知道,木鹿大王是八成没说真话,但是哪怕是假话,他也愿意听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木鹿大王是谁,那可以说是和自己一样儿,都是一个级别的人物。哪怕对方的势力和实力,比起自己来,还是要差些的。
 
    但是真正说起来,其人实力对比,自己的银坑洞和人家的八纳洞,其实并不是相差悬殊。所以自己也不得不重视其人,所以对于他的一句话,哪怕孟获知道是假的,他也是高兴。
 
    因为这就代表着,其人因为是在自己地盘上,所以他是不得不低头了。看着这么个实力强劲的人物在自己这儿低头,孟获心里能不高兴吗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二七二章 带来木鹿回银坑(续)
 
    确实是这样儿,孟获他心里好不得意。<因为木鹿大王那也是在南蛮有那么一号的人,可是如今又如何了,还不是要乖乖向自己低头了吗。没办法,这就是自己比对方实力强,要是自己没有人家实力强的话,低头的就是自己了。
 
    并且最为关键的是,如今他木鹿是在自己的地盘上,所以自己想把他如何,就能如何,可以随便去揉捏搓扁,什么问题都没有。
 
    当然自己虽说是可以如此去做,但是现实却是让自己不可能那么去做。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找机会给木鹿大王送走,那么这个事儿一切就都解决了。
 
    此时孟获对木鹿大王说道:“之前有一些八纳洞的士卒,已经是进到了三江城中,此时就在银坑洞。不知木鹿兄有没有兴趣见见他们?”
 

欢迎转载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»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主公的事儿所以咱们怎么可能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