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是特意给木鹿大王送了出去然后剩下的便交

分享到:
木鹿大王一听,己方的士卒?自己的人马?自己是当然还是要见一见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管怎么说,自己也是他们的洞主,大王。所以他们既然来到了孟获银坑洞这儿,那么身为大王的自己,怎么可能不见见他们呢。至于说之后如何,那就不是自己所能预料到的了。
 
    反正以自己这个大王来说,这个时候,也确实是,应该看看逃到三江城的那些残兵。可自己已经说要和马超凉州军合作了,所以这个。这事儿只能是自己去做,自己信不过那些士卒。
 
    “蛮王要是不说,我却还不知道有此事!既然如此的话。那么便有劳蛮王了!”
 
    孟获哈哈一笑,“无妨,无妨。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应该的!木鹿兄到我这儿银坑洞来这么一次,我孟获要是不好好招待一下,那多说不过去!”
 
    说完后,孟获是让士卒把八纳洞那些残兵给叫过来。其实也没多少人,不过就是几十号而已。毕竟孟获可能让他们进来多少人吗,就这。都已经是不算少了。毕竟他们不是银坑洞的士卒,是木鹿大王八纳洞的人马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没一会儿,就过来了几十号,这几十人一见自己大王。可算是找到组织了。很多人都是比较激动。在他们看来,这在人家的地盘上,这就是寄人篱下啊。虽说孟获也没把他们如何,可士卒也都明白,这不过就是看在自己大王的面子上而已。
 
    可如今好了,自己大王直接就来到了银坑洞,这在几十士卒看来,早晚自己大王也得带着众人回去。不过他们所想倒是挺好。这个事儿基本是不可能了。木鹿大王他会回去,不过却不会带着他们回去就是了。
 
    说了几句没有什么营养的话后。木鹿大王就先把几十号士卒给暂时打发走了。他可没有什么工夫和这些人说话,与其那样儿的话,自己还不如多和孟获、孟优他们说两句呢。所以木鹿大王是赶紧把众人都打发走,自己是看着就烦!
 
    孟获是笑看着木鹿大王,心说木鹿啊木鹿,你这如今也是落魄了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八纳洞的士卒下去了,众人退下后,孟获对木鹿大王一笑,“木鹿兄,晚上我设宴,为你和带来压惊!木鹿兄一定要赏脸,也好让我孟获一尽地主之谊啊!”
 
    木鹿大王心说,什么尽地主之谊,不过主要还是为了带来而已。至于说我,只是顺带着的罢了。而且请我,不单单是顺带着的,也是你孟获做给所有人看的。那意思我木鹿是兵败落魄了,你孟获大义,先是用东西赎回我,然后又请我赴宴,又这个又那个的。不就是给其他人看的吗,让众人都看看,自己这么一个落魄的木鹿大王,到了你孟获的三江城银坑洞。
 
    你是好生招待,是,仔细一想,自己虽说是落魄了不假,可自己依旧是八纳洞的洞主,已经是有着些势力和实力的,不是吗。那么假设今日我木鹿是什么都没有了,你孟获还会如此吗?
 
    也许你孟获因为悠悠众口,所以也会对自己稍微客气些,但是肯定不会和此时此刻一样儿就是了。这就是人走茶凉啊,谁不知道这个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这话木鹿大王一个字也不敢说,表面上他还得和孟获是客客气气的,而且是笑容满面,“哎呀,这真是,让蛮王破费了,破费了啊!”
 
   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,可在自己心里,木鹿大王是把孟获十八代祖宗都给骂遍了。他心说,看来自己和马超合作,那就对了。看你孟获这个嘴脸,自己是真不想再看到。实在是太假了,比他娘的我还假啊!
 
    本来木鹿大王以为自己就够可以的了,但是显然,人家孟获比自己还要厉害着呢。他也算是知道了,汉人那话说的真不错,这便是“强中更有强中手”啊,自己不服不行。
 
    可不是咋的,这没和孟获接触太多,还不知道其人是这样儿。但是等真正看到了,自己也真是,不得不说一个佩服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木鹿大王这话,他是连忙把手一摆。“这木鹿兄却是客气了,客气了。不必如此,都是我理所应当的。带来你说,是也不是?”
 
    带来听了自己姐夫的话后,心说这还有自己的事儿呢?对于孟获把他给拉进来,他心里还是有点儿不爽,不过既然自己姐夫都这么问了,他也都明白孟获的意思。
 
    所以是赶紧对木鹿大王说道:“那是,确实如此!木鹿兄你就不要客气了。我姐夫既然都如此说了,那么就肯定要那么去做的!”
 
    于是在两人如此说法下,木鹿大王也不多说什么了。他也知道,差不多就行了。这个客气,不要太过,也不就太假了。自己本来都觉得是挺假了。不过孟获和带来。倒好像是没有太大的感觉?
 
    “不必客气,晚会上到时候,木鹿兄一定要赏脸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孟获的话,木鹿大王是一笑,“那是一定,一定,蛮王放心就是!”
 
    “好!如此的话,我让人带着木鹿兄下去休息。我就不和你多说了!”
 
    木鹿大王知道,什么让自己去休息。那纯扯。不过是孟获这时候特意支开了自己,他是要和祝融夫人两人,有话对带来说。那么自己这个外人,自然是不好再待这儿了。
 
    “也好!这我也确实是有些劳累了,有劳蛮王了!”
 
    “应该的,应该的!”
 
    孟获和祝融夫人还有带来三人,他们是特意给木鹿大王送了出去,然后剩下的便交给己方的士卒了。他们不可能去亲自安排木鹿大王休息的地方,这都说好了,让士卒去安排。
 
    送走了木鹿大王后,回来孟获是问了带来,“带来,这你在马超凉州军大营中,到底如何?”
 
    这不止是孟获问出来的,也是祝融夫人想知道的。
 
    他也真是,牢骚满腹,对马超对凉州军,他是不满意大了去了。不过在人家大营,在人家大帐那儿,他是一个字都不敢讲。不过如今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地盘,到了银坑洞,他便是没有什么不敢说的了。
 
    结果就开始和祝融夫人还有孟获,牢骚上了,带来这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。孟获和祝融夫人两人对视了一眼,他们是想笑也不能笑,所以只能是憋着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他们也算是看得出来,自己这个妻弟(弟弟)啊,实在是对马超对凉州军,意见大了去了。之前木鹿大王可没有这么多话,也就是带来,他是不满意太多了。几乎都是马超凉州军不对不好的地方。
 
    可这马超说起来的话,又是没有打骂你,又是没有不给你吃喝,所以这在孟获和祝融夫人来看,除了是软禁之外,其他的就算是不错了。但是很明显,在带来看来,不是这样儿。说白了,限制住了他的自由,那就是最不应该的。也就是大错特错的事儿,他不自由了,那么就都是对方的错。
 
    孟获和祝融夫人都明白,而他们两人对带来的牢骚,没多说什么。最后还是孟获说了,“带来,这两日倒是辛苦你了。不过之前也都说了,晚上我设宴,给你压惊!这事儿也就那么一次,以后估计不会再有了!”
 
    孟获心说,可不能再有了,要不你看你姐姐,都成什么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算是为了不让你姐姐发飙,我都得杜绝这样儿的事儿再次发生啊。
 
    孟获是真不敢让带来再出这样儿的事儿,自己夫人之前还算是不错,可要是再来一次的话,谁能保证就不发飙?
 
    孟获是真害怕祝融夫人发飙,你看祝融夫人平时,还算是可以,哪怕孟获一样儿是害怕,但是也有限度。可如果对方发飙了,那么他也只能是退避三舍了,因为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的。
 
    带来一笑,“多谢姐夫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直没说什么话,这时候她是开口了,“你也得多注意,像之前那么不小心,以后是不好再有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是!是!姐姐所说是一点儿不错,小弟省得了!”
 
    在自己姐姐的面前,带来几乎是一个字都不敢去反驳,就在这么一点上,可以说他比孟优是强千百倍啊。因为孟优有时候还和孟获顶,但是带来,却是看不到那些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点了点头,表示满意,而孟获又和带来说了两句之后,便打发他走了。他也知道,之前一直没回来,在凉州军大营。所以对于带来,他肯定是没休息好,所以这个时候,该是去好好休息了。
 
    就听他之前所讲的那些,就不难知道这些,所以孟获也没耽误多久,便让他回去休息了。
 
    “姐夫姐姐,小弟回去了!”
 
    “去吧,去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
欢迎转载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» 他们是特意给木鹿大王送了出去然后剩下的便交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