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获和木鹿大王是一起干其他人也是趁着这个时

分享到:
带来说完,他便告退了。他不是木鹿大王,所以和其人自然是不一样儿。带来他当然不用孟获和祝融夫人给送出来,更是不用士卒带他去休息的地方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    带来离开了之后,孟获对祝融夫人笑道:“夫人啊,这带来如今都已经平安回来了,你是不是终于放下心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也是一笑,“大王所说不错,我就这么一个弟弟,他如今能平安回来,我这确实是放下心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心里说着,自己不也是一样儿吗。;23+wx我也只有孟优那么一个弟弟,可是说起来,他却是不如带来让人省心啊。至少他是让我操心,要是他和带来一样儿的话,那么我这个当兄长的,也是能省心多了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在孟获看来,孟优和带来,没法比。至少人家就不用自己夫人太过操心,可孟优呢,就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 
    “夫人,就等着晚宴吧,我也累了,也想好好休息一下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大王休息吧,我让士卒不来打扰!”
 
    一般般的事儿,祝融夫人就能处理了,除非是特大的事儿,非要孟获不可。不过如今好像还真是没有什么非得要孟获亲自去处理的。所以祝融夫人那意思,自己把那些士卒挡下,你就好好休息吧。
 
    “多谢夫人,有劳了!”
 
    说完,孟获就倒在了榻上,他是真累了。孟获这些时日虽说没领兵打仗,但是他累得是心。所以感觉是更疲惫。对此,祝融夫人都知道,可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反正只要马超凉州军还在三江城外一日。自己大王就依旧还会这样儿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也想了,到底什么时候,马超凉州军能撤退了。他们不再来三江城,那么就比什么都强。
 
   
 
    到了晚上,孟获这才起来,他也知道,该是让士卒准备晚宴了。早说是要给木鹿大王和带来压惊。实则还不是为了自己那个妻弟吗。当然了,也是做给其他人看的,毕竟木鹿大王再怎么落魄。他如今也还是八纳洞的洞主,他们那片的首领人物。而他在自己这儿,哪怕在银坑洞这儿,就只有几十个士卒。但是自己却也不能小看了他。
 
    该对他怎么样儿。却是还要怎样儿,毕竟对方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,自己不能让被人说自己怠慢了己方的客人。
 
    让士卒请来了木鹿大王,至于说带来,这小子自然是早都到了。他当然也不会他姐夫姐姐差人去请,他是直接就过来了。
 
    除了驻守在三江城的孟优还有金环三结、阿会喃他们几个人之外,其他在银坑洞的南蛮军将领,此时全都在。没有少一个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是必然,自己大王都早发话了。除了孟优他们几个脱不开身之外,其他在银坑洞这儿的人,谁敢不来?而且众人其实也都知道自己大王的重视,带来就不用多说了,其人身份地位都在那儿摆着呢。
 
    就说那个木鹿大王,也是南蛮赫赫有名的人物,虽说还是有些不如自己大王,这个不假,但是其人算是名震南蛮,绝对不是什么易与之辈。
 
    孟获作为银坑洞的洞主,也是这一片的蛮王,自然还是他先开口了,“各位,咱们今夜是不醉不归!来,干!”
 
    “干!”
 
    众人齐声,南蛮这边儿喝酒不像汉人那样儿,那么多话,又你请我请的,反正他们更多的时候,是直接就说喝酒,干了,这样儿的话。而不像汉人那样儿,先说一堆,然后一起喝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先是一口干了,然后其他人看自己大王都如此,也是不甘落后,直接也是一口干了。连带来和木鹿大王也没例外,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毕竟作为主人的孟获都那么做了,其他人自然也是当仁不让。在南蛮这儿来说,主人是全干了,他属下,还有客人,基本也是必须要如此的。更何况以孟获如今的身份地位来说,他都干了,其他人自然是都不好不喝光。
 
    看着众人也是和自己一样儿,孟获此时便是哈哈大笑。因为在南蛮这儿的礼仪,如此作为,就代表着众人给孟获面子。同样儿,要不这么去做的话,那自然就是说明对方不给面子了。
 
    但是还算好,这结果是很好的,孟获满意的。其他的话,他也没多说,只是对众人说道:“好,快哉!各位是吃好喝好,本王就不多说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听了孟获的话后,便开始甩开腮帮子吃了。异族没有汉人那么多讲究,什么吃饭讲究那么多,不能这个又不能那个的。
 
    反正他们是一边吃喝,一边大声相谈,是什么都不耽误。然后根本不管吃相什么样儿,反正是吃好喝好,比什么都强。就像孟获所说一样儿,今夜是不醉不归,也是要吃好喝好,如此最好!
 
    而且吃着吃着,喝着喝着,好几个人就开始划上拳了。要是马超在这儿的话,他看到如此情形,他就不得不感慨,这第一便是,划拳倒是个古老的东西,这在这个时代,就已经是有了。也是,行酒令吗,这还是早就有了的。
 
    至于说第二,那便是马超一定会感慨,这如此场景,可绝对不是汉人吃饭的样儿,只能是异族,所以再多的话,其实就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孟获看着如此情景,有些嘈杂,他非但没有意思不高兴,不满,反而是显得很满意。
 
    也是,在异族人看来,这赴宴饮宴,就应该是这样儿。像汉人那样儿,基本上都不怎么说话,就闷头吃喝,那绝对不是几方想要的。虽然说汉人也不是说,在宴席上就不说话了,只是和己方如此情形比起来,他们那样儿还确实是不够看的啊。
 
    汉人的声音动作,是比不上己方来得更大更直接。他们倒是也说话,但是绝对没有己方这么大声啊。而且也不会有那么多动作,因为如此在汉人看来,这成何体统啊,不受礼教的约束,实在是太失礼了。
 
    孟获是自己一人自斟自饮,不过看他那样儿,确实是对众人很满意了。不因为别的,就是这个气氛,这个氛围,确实是他说喜欢的没错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木鹿大王站起来说道:“各位静一下,我,有话要说!”
 
    结果他是接连喊了两遍,众人才慢慢没了声音。毕竟木鹿大王是外来的,所以哪怕知道其人的本事,但说要怎么怎么给他面子,那还不至于。
 
    在三江城银坑洞这儿,众人就只知道自己大王是孟获,其他人,是龙也得盘着,是虎也得卧着!不是众人小看木鹿大王,实在是他们也确确实实没有发现其人有什么太大的本事。第一次来帮兵助阵,他们知道,据说是其人赢了。不过马上,他就带领回去了,说好听了,是这样儿,可实际呢,就是带兵跑了。
 
    所以众人对于一个带兵逃跑的人,他们没有什么太大兴趣。结果有第二次卷土重来,这次众人倒是看到其人了,可惜却是全军覆没,最后被马超凉州军所擒,之后要不是自己大王用东西赎回他的话,如今他木鹿大王还不知道在哪儿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再也没有人说话出声了之后,木鹿大王是对着众人一笑,然后便对孟获说道:“我木鹿承蒙蛮王看得起,用不少物资和马超作交换,让我重获自由!这我却是理所应当,敬蛮王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里高兴。因为木鹿大王这算是给自己大面子了,毕竟这除了他木鹿大王还有自己夫人和妻弟之外,其他人,可都是自己属下。所以他来了这么一出,那可以说是让自己长脸了啊。
 
    果然,木鹿大王这么两句说完,不少人看向孟获的目光,那都是比较尊敬的,这不止是孟获一个人的事儿,说实在的,也算是给整个南蛮军争脸了。众人听了木鹿大王的话后,都觉得是脸上有光啊,心说,看看看看,那个木鹿大王,虽说势力和实力也都不错,但是在自己大王的面前,还不是要装孙子吗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二七四章 银坑洞孟获设宴(再续)
 
    前一章的标题错了,不过内容倒是没错
 
    --
 
    孟获是笑着点了点头,“好,既然如此,这个当喝,干了!”
 
    说着,几乎是同时,孟获和木鹿大王是一起干了。其他人也是,趁着这个时候都了下去。
 
    最后孟获对木鹿大王说道:“木鹿兄不必太过客气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毕竟要不是我派人去八纳洞找木鹿兄来此的话,那么就肯定遭遇不到这事儿!”
 
    木鹿大王闻言一笑,“所谓是‘时也运也命也’啊,这些我倒是看透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大笑道:“好,好啊!如果木鹿兄能如此想法,那么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啊!”
 
    可不是吗,这对于他来说,孟获当然也是希望看到木鹿大王如此。毕竟谁也说不准,以后会不会还要用到他木鹿大王八纳洞的人马,所以……
 
    这个时候,木鹿大王有好的状态,那么对于自己对己方来说,都是好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两人飙了。这就比什么都强。要不你带来不回银坑洞的话。说不定什么时候,她就要爆发,就要发作。而这个,却也不是我所能抵挡得了的。
 
    看着自己姐夫对自己点头,带来是忙说道:“最后也请大王能干了!”
 
    “好!咱们一起!”
 
    说着,两人也干了,这时候众人也都是一起又干了。不是众人想要喝酒,而是这么一起干的时候。确实是很难得。异族人就是这样儿,他们大多数的人。其实都是更喜欢这种人多的氛围,大家一起吃吃喝喝,确实是比很多东西都强,都好。
 
    喝酒可以一直那么喝下去,但是一起干的时候,却是没有几次。所以众人是接着之前木鹿大王敬酒和如今带来敬酒的时候,就都喝下去两回了。但是显然,他们如今却是还觉得,有些意犹未尽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带来这边儿也说完了,而孟获他心里确实是很高兴,此时他心说,无论是木鹿大王,还是说带来,今夜倒是都挺给自己面子的。
 
    孟获这个人,真是挺好面子,这个事儿,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。所以有了木鹿大王和带来两人给他争脸,他还能不高兴吗。
 

欢迎转载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» 孟获和木鹿大王是一起干其他人也是趁着这个时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