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啊带来你这个想法很好如果要是能成功的话

分享到:
去见了周公。如果他仔细询问一下时辰的话,那么他就会知道,如今都已经是过了丑时了,没多久,也就不到半个时辰吧,就要到寅时了。所以,也确实是,可见他想了多久了。不过他是没有什么时间的观念,睡着了,就更没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一夜,可以说众人中,就是他木鹿大王,是睡得最晚的一个了,没有之一。
 
    无论是人家孟获还是祝融夫人,乃至于是带来,可都早早休息了。就他木鹿大王,是失眠了两个多时辰,然后最后是因为实在太累太困,挺不住,这才睡着的。
 
    也没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,如果孟获他们知道了,自己银坑洞中,有这么一个打他三江城主意的人,不知道他会是如何精彩的表情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二七六章 银坑洞再见木鹿
 
    反正不管怎么说,至少他此时此刻,现在是什么都不知道。(23w[x]别看他也派人看着木鹿大王了,但是那不过是他不信任对方罢了,而且他也想知道,木鹿大王是不是有什么秘密,看看他到底和他手下那些士卒,都见面不见面。这些可以说都是孟获比较好奇的,不过结果却是要让他失望了。
 
    因为木鹿大王因为刚大败,败在了马超的手中,这就让他是特别谨慎。而且他也知道,自己在做着什么事儿,所以不小心能行吗。他知道孟获派人看着他,所以他第一夜,自然就是不敢有什么动作,只能是想一想罢了。
 
    而且他还记得马超的话,那就是别着急,别着急,只要去寻找机会,那么就好。争取是一击必杀,要不然的话,木鹿大王心里清楚,不成功,自己的下场,就是个身死魂消。不过最后估计马超能看在自己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,他不会对自己的八纳洞和自己儿子动手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这事儿,你指望着他,其实还真是不行,说起来,还得靠着自己啊,不是吗?
 
    不过孟获和祝融夫人他们是不知道这些事儿了,就算等他们知道了,还不一定是什么时候呢。而且就连跟着木鹿大王一起回来的带来,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。别看他还是有些头脑不假。但是至少如今来看,他却是没有想到,木鹿大王居然是能和马超联合在一起。至少这个事儿。他如今是怎么也想不到。
 
    可等到他知道了,估计那个时候,也要晚了。马后炮的话,在这儿来说,好像是没有那么太大的作用。
 
    一夜无话,到了第二日,木鹿大王起来的不早。毕竟睡得已经是很晚,所以他还是被孟获差人给叫起来的。而孟获是特意准备了朝食,款待木鹿大王。木鹿大王虽说对孟获叫醒他,略微有些不满,可却也没有表现出来。而知道孟获是找他吃饭,他也就不多想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来。来。来!木鹿兄,请!”
 
    “蛮王,请!”
 
    吃饭的时候,两人没多说,毕竟昨夜已经是说了不少了,这个时候,也没有那么太多要说的。而且这个最好也是在吃完饭之后,说什么都好。此时此刻。都起来没多久,所以还是先缓一缓更好。
 
    最后吃完了。孟获让士卒撤下,他这才对木鹿大王说道:“木鹿兄来看,这马超凉州军是何时能再进攻我三江城啊?”
 
    在孟获看来,他是巴不得马超成天整日带兵进攻自己这三江城。不过他也算是发现了,这马超开始按兵不动了。这,要是这么下去的话,对己方来说,可是不利,大为不利了。
 
    孟获情报还是不错的,他知道,凉州军在整个大汉,那也是最为富有的这么一直队伍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就从来没有认为,自己比马超还要有钱粮。因为他知道,自己虽说号称是蛮王,但是跟人家一比,无论是势力,还是实力,其实都差着不少呢。不过马超的敌人,他不止是自己一个,还有大汉的曹操、孙策和刘备等人,所以他也不可能举好几个州的人马,来对付自己,那根本就不可能。
 
    可是人马没有那么多,但是钱粮方面呢,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吧。反正自己心里清楚,是比不上人家的。这个不是“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”,而是实实在在的。至少自己心里很明白,确实是如此。要不然的话,自己夫人之前也不至于是那么担心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有此一问,跟着他属下这些人,他觉得自己是没有什么可问的。最后基本问不出个一二三四五六来。但是木鹿大王不一样儿,至少可以说自己手下那些,没有一个,能和对方相比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孟获这人对木鹿大王不感冒,但是他也承认,其人能在南蛮有那么一号,也确确实实,是有两下。不说其人驱使猛兽之法,就说其人的头脑本事,也不是自己手下那些人,包括金环三结和阿会喃这两个洞主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要是他们两人能比得过木鹿,不,就算是和对方差不多,这自己估计都不能控制住两人。显然,就他们两人那样儿的头脑,什么都别说了。
 
    木鹿大王一听孟获所问,他低头这么一想,然后便说道:“这个,蛮王,我木鹿认为,马超近一段时日,可能暂时不会出兵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什么近一段时日?这近一段时日,那所指的可就多了。你说三五日,是近一段时日,那么七八日,十几日,甚至几十日,可以说都是近一段时日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这个近一段时日,可以说根本就没有确定的。要是以往,孟获他是最不喜欢听这样儿的话的。可是今日这却是木鹿大王口中说出来的,所以他只能是抱以微笑,却是什么指责的话都不能说出口。
 
    毕竟木鹿大王可不是自己那些属下,可以让自己随便去说。人家势力和实力是不如自己。可也差不了太多,自己不可能不去重视啊。
 
    所以他这个时候,只能是去说:“哦。原来木鹿兄是如此认为,倒是与我所想相同啊!”
 
    然后是哈哈大笑,带来和祝融夫人一听,心说什么所想相同,这自己夫君(姐夫)可真是的,还是要给木鹿大王点儿面子啊。
 
    而带来这个时候却是说道:“大王,我却是有不同想法!”
 
    “哦?既然如此。带来你也说说吧,这畅所欲言才好!”
 
   
 
    带来闻言点头,“是!大王。我却是认为,这马超凉州军过两日,便能再次进攻三江城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略微点了点头。这个倒不是说他就赞同带来的话。只是他觉得带来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和木鹿大王对着“打擂”。实则是给自己这个姐夫大面子了。
 
    因为木鹿大王不知道,但是自己这个妻弟却是知道的很清楚。自己是最不喜欢那不太确定的东西,所以带来他说,过两日,而木鹿大王只是说近一段时日。
 
    反正在孟获看来,他是更爱听带来所说,哪怕他也不知道对方的话真假。而且在孟获眼里,其实他确实是更倾向于木鹿大王所说。至少马超凉州军一时半会儿。却是不会进攻自己的三江城。那么这个到底是多少时日呢,其实自己也预料不到。但是看如今的情况,估计不会太短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好!带来你之所说,也并不无道理,但是在本王来看,却还是觉得木鹿兄所说,更为有理!至于马超能忍住多久,这个却是谁也不知道了。两三日、三五日,甚至十几日,几十日,都是他,各位说,是也不是?哈哈哈!”
 
    带来、木鹿大王,包括祝融夫人,几人都是笑了。
 
    之后孟获是再次说道:“我倒是要看看,马超他凉州军,到底什么时候再敢来进攻我三江城!”
 
    带来此时再次说道:“大王,我以为,可以让我军士卒在城头叫骂,让马超凉州军前来进攻。他们来了最好不过,可要是不来,那么就等着当缩头王八吧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好,好啊!带来你这个想法很好,如果要是能成功的话,记你一大功!”
 
    “谢大王,多谢大王!”
 
   
 
    能得到一大功,带来他自然是高兴。毕竟他年纪还没有孟获和祝融夫人大呢,争强好胜之心,其实一直都没少多少。
 
    至于和木鹿大王相比,他年纪就更小了。是啊木鹿大王他儿子都多大了,也就比带来小了不到十岁吧,差不多就这样儿。
 
    这顿朝食,也就是早饭,孟获是很满意。他也算是看得出来,这木鹿大王,在自己这儿,暂时还是很老实的。
 
    他又和几人聊了两句,然后是对木鹿大王说道:“木鹿兄,不知你最近有何打算啊?”
 
    孟获那意思也就是问,你木鹿大王不能一直就待在我这儿吧,那样儿的话,实在是……
 
    不过孟获想往外赶人,只是他不得不这样儿。毕竟木鹿大王在自己这儿,对自己来说,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孟获就非要往外撵人不可,只是他也知道,木鹿大王的八纳洞,如果说少了他,时日短还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要时日久了,那么难免要出问题。
 
    毕竟木鹿大王的儿子,孟获也知道,短时日之内,能处理好洞中的事儿。但是时日久了,真就是不行。不过说孟获小看对方,实在是他儿子还不足以挑大梁。因为木鹿大王的八纳洞。虽说势力和实力都不如自己这银坑洞,但比起其他人来说,那都是强的。其他人不说。就说他儿子能镇得住他那几个手下吗?
 
    还是那话,短时日之内可以,但是久了的话,不行。至于说这只是其中一点,但看着像是孟获为了木鹿大王着想,其实不然。
 
    因为孟获也知道,木鹿大王之所以还有不小的价值。就是因为他是八纳洞洞主,是他们那片势力的老大。可要是他们八纳洞乱了,这木鹿大王就不值什么钱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起来的话,还不是他马超想解决南蛮的后患,让他没有了后顾之忧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在这个时候,南蛮的整体实力如何,对孟获来说,很重要。因为他认为,如今看样儿是,只有自己和马超对着干。但是实际说起来的话,哪一日马超他犯了众怒的时候,那么就不止是自己的事儿了。毕竟他马超想要解决南蛮的事儿,不可能不去触犯触及其他人的利益,那么到时候,自然是南蛮这边儿实力越强,好处就越多。
 
    于是以为这些,孟获当然是希望木鹿大王能早点儿回去,他知道,对方和自己还不一样儿,他只有早日回去,才能镇住那几个可能蠢蠢欲动的属下。所以孟获说起来,其实还是为了他自己。至于说要不是以为有马超的威胁在的话,他才不会去管木鹿大王如何呢。到时候他还巴不得如此,因为南蛮越乱,对他来说,或许会出现一些机会。
 
    可如今被马超大军围困在三江城,就别说是机会了,是什么都不能去做,只能是窝在这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还因为一点,也很重要。那就是,孟获之前赎回木鹿大王,他也出了点儿血,所以木鹿大王要是不回去的话,也不好把那些物资给自己送回来。

欢迎转载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» 好啊带来你这个想法很好如果要是能成功的话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