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马超就小看了木鹿大王充其量其人在马超的

分享到:
 当然了,要不他亲笔书信一封,也不是不可以。但是因为第一个原因,孟获还是希望木鹿大王能早日回八纳洞的。而且他也知道,其他回去了,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助力吧。毕竟他是被马超凉州军所生擒了,然后还是自己给他赎回来的。
 
    那么他和马超凉州军只见的仇怨,不用说了。自己算是对他有恩惠,而且同为南蛮诸部的人,所以他应该帮谁,去对付谁,这还用多说吗。
 
    因此,孟获认为,只要他木鹿大王回到了八纳洞之后,马超一定会重视,而且不敢小看自己。因为哪怕他能破了木鹿大王的猛兽攻击,可人家实力,却没有损失多少,可以说还是在那儿摆着呢。对此,自己不敢小看,那么马超他就敢小看了吗?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因为这么重要的两点,孟获可真是不想留下木鹿大王。如果不是因为如今大敌当前,马超大军在三江城外的话。那么木鹿大王在这儿待多久,孟获也不会太管。
 
    而且他还要巴不得如此,真是,但是如今这个情况,却是不允许他这样儿,所以孟获是有此一问,那意思,你木鹿是不是什么时候该回去了?
 
    他倒是不好直接就往外撵人,去说你回去吧,毕竟孟获和汉人打交道那么久,他身上已经是学了不少汉人的东西。尤其是说话方面,为人处事,也学了比较虚的那一套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在异族多大多人的眼里,汉人就是虚情假意。心里明明是不是那么想的,可嘴上还得说别的。
 
    就比如说有些东西,他们说是所谓的客套,本来想让对方走,但是嘴里却还得挽留,说别走啊,别走什么的。而对于这个,也真是,绝大多数的异族人,是看不惯,不太爽。
 
   
 
    木鹿大王不傻,他一听孟获这话,他就知道了,心说了,敢情孟获是要往外撵人啊。
 
    如果说是在平时的话,木鹿大王是巴不得要早点儿离开这儿,可是如今是个什么情况,他是真不能走啊。
 
    至少他知道,自己走了,别的都好说,但是马超那儿,自己怎么说。什么都没做,就跑了?马超知道的话,自己的八纳洞,自己儿子,那可就要危险了。
 
    如今的木鹿大王,是把马超和凉州军当成了最大的威胁,他和孟获一样儿。只是不太一样儿的是,孟获还没有那么怎么害怕马超和凉州军。但是木鹿大王,是真有些怕了,这不是假的,因为自己引以为傲的猛兽作战,被人家给破了。而自己的儿子,也要成为人家的人质,所以就这么两个方面,马超算是戳中了木鹿大王的软肋,他是不得不就范,无奈地和马超合作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想走不,想,可是敢走吗,确实也是不敢。
 
    如果说没有他说担心的那些事儿的话,他可能早就离开了。毕竟木鹿大王也确实,他是不喜欢在这儿,所谓就像是寄人篱下的。
 
    毕竟这不是他自己的八纳洞,而是人家孟获的三江城,银坑洞。而且都是人家的人,自己倒是也有几十残兵在这儿,可那又顶个什么用呢?
 
    对于这些,木鹿大王他还是能看清楚的,毕竟其人在马超看来,就和杨锋也差不多,都是属于能看清形势,能识时务的。
 
    所以如此,其实就好办多了,就因为这样儿,马超才放心。除非他木鹿大王不想要他的八纳洞,和他的儿子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认为,还不至于那样儿,他木鹿大王不敢去赌什么。至少马超不认为,木鹿大王他自己就觉得,他把什么事儿和孟获一说,然后孟获和他木鹿大王合在一起,就能对付得了自己了。
 
    他就知道,木鹿大王不会有这样儿的想法,他更是不敢去铤而走险。至于鱼死网破什么的,他木鹿大王可以说是条鱼不假,但是鱼有时候死了,但是网其实却未必能破。毕竟鱼也有大小,力量也分强弱。
 
    大鱼自然是不用说什么了,可你要只是一条小鱼的话,那么你还能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呢,不是吗?
 
    不是马超就小看了木鹿大王,充其量,其人在马超的眼里,不过就是比小鱼能强上衣带女儿吧,如此而已。至于说他是条大鱼?那怎么可能,就算是孟获,也就能堪堪达到一条还算是大的鱼吧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二七七章 银坑洞再见木鹿(续)
 
    所以自己能走吗?不能,自己倒是想,可是却不可能啊。
 
    因此,木鹿大王对孟获是苦笑了一下,这可是真真切切的苦笑,不是他装出来的。但是孟获他确实是不知道,木鹿大王的“苦衷”。他以为是因为自己往外撵他走,他木鹿不想,所以是给了自己一个苦笑。
 
    在孟获看来,自己也不是说容不下他。你说这自己这么大个三江城,银坑洞,还能没有他木鹿大王这么一个人,乃至他八纳洞几十士卒的容身之地吗。这话要是传出去的话,那么自己在南蛮这威信,绝对是要大打折扣,肯定有不少人就该刻意去抹黑自己了,说什么蛮王孟获不能容人,往外撵人什么的。
 
    可自己如此,也是迫不得已啊,没有办法不是。因为如今是个什么情况,这个谁不知道?自己更是清楚,他木鹿也不是不明白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是那些要去抹黑自己的人,他们哪怕是知道,也不会去说这个。他们只会去把自己给黑得不行,估计那才算完。
 
    但是哪怕是这样儿,即便是如此,孟获觉得,自己要是要这么去做,自己是无怨无悔。因为他木鹿不回去,显然是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多太大的好处。反而他回去了,那才是对自己有好处。
 
    所以自己如今是宁可被人黑。也得赶他走。至于说他木鹿要真是死皮赖脸的不走,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留他几日,再多。自己可真是不想那样儿。
 
    木鹿大王此时苦笑了一下,然后对孟获还有祝融夫人和带来三人说道:“蛮王、祝融夫人,还有带来贤弟,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非要我木鹿今日离开。如果真是这样儿的话,我木鹿这就离开!”
 
   
 
    木鹿大王这也算是和汉人所学的,他知道。汉人管这个叫做什么以退为进。他孟获不是要撵自己走吗,那么自己就说自己马上就走,不过却点出来你们是不是有难言之隐。一定非要我走不可。
 
    如果你孟获这么承认了,那么去抹黑你的人,就有了一大堆说辞。那么你孟获不承认什么,那就更有话说了。反正只有你孟获留下自己。哪怕再多几日。也算是能说得过去。
 
    但是自己今日要走了的话,你孟获可就要完了,至少在南蛮的悠悠众口,你孟获势力大、实力强,可却也抵挡不住啊!
 
    孟获三人一听,心说行啊,这木鹿大王还真是有两下,他这么一说。还能不留下他了?至少孟获心里清楚,还得留下对方几日。至少得是这样儿才行。这也没有办法,看对方这样儿,好像是要赖在自己这儿了?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这时候心里还纳闷呢,心说自己这儿,到底是有什么好的。难道说自己三江城银坑洞,比他木鹿大王的八纳洞还好?要这是那样儿的话,自己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该笑好,还是哭好啊。
 
    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中,尤其是这个时候,肯定是不行。如今的情况,只能是自己和杨峰交好。一切都等着马超走了之后再说,到时候,呵呵……
 
    孟获从来都不是一个什么特别大度的人,这个熟悉他的人都知道。所以杨锋和他的那些过节,他不是不想去报,而是认为,时候未到,没有到啊。反正在他的想法中,只要时候到了,那么一切,就都没有问题。也是该自己去报复报仇的时候了,看他杨锋到时候还能如何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是孟获他还不知道的是,他自己想让木鹿大王回去,是为了他自己,让南蛮有更强大的力量,不被马超凉州军所乘。
 
    可是马超想得更清楚,那便是,第一让他孟获臣服,然后去管南蛮的事儿。同样儿。还有杨锋,甚至也包括木鹿大王在内,不过他显然不能和孟获还有杨锋相比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想得简单。只要有这么三个人,那么南蛮想不稳定,都不可能。至少他心里清楚,孟获只要真正服了,那么只要凉州军的实力一直都那么强大,那么他孟获就不会再继续和自己对着干。至少在马超看来,孟获应该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只是他如今并不了解。孟获实际,到底是因为什么,而去反叛大汉。只有在这个根源上。他做到了让对方满意,那么其他的事儿,基本都没有什么问题了。所以说这个,还是缺少更深层的交流。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他不清楚马超的想法。他并不知道,马超已经把南蛮的事儿,都规划得很好很好了。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,就是他孟获这个蛮王,能真正臣服大汉,归顺他凉州军。如此,才是最为基本的东西。
 

欢迎转载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» 不是马超就小看了木鹿大王充其量其人在马超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