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了带来洞主和木鹿大王他们两人此时都还好

分享到:
 所以马超也没假意挽留什么的,因为没有必要,而且他心里更清楚,无论什么,对方都是执意要回去的,所以留下其人,也没大用。反而自己是需要对方,赶紧回去,越快越好,如此的话,不也是说,自己和胜利那也是越来越近了。
 
    “好吧,使者既然要离开,那么我让士卒送送使者!”
 
    然后马超吩咐道:“来人,代我送送使者!使者我就不送了!请!”
 
    “请!将军不必客气,后日再见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我乐不得如此啊,真是天助我也!后日再见吧,到时候交换过后,我也就更能放心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带来看使者离开了,他心说,这走得怎么不是自己呢?哎呀,还得等到后日,自己才能回三江城啊。这也就是说,明日一日一晚,然后……
 
    带来觉得这都是噩梦,在他看来,这也是考验自己的忍耐力呢。可不是吗,看看一日两夜还要多,自己能不能忍受住。也是,对于这个,自己还忍受不住了?自己倒是没觉得自己忍受不住,只是说实话,自己自认为,还真是太过招罪了。
 
    这汉人那话说得挺对,什么叫做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啊,这说得不正是自己吗。自己这个后悔啊,自己非要去找什么木鹿大王,结果不止是自己被人家给生擒,木鹿大王也和自己一样儿了。
 
    这也不知道应该说自己连累了他,还是说他连累了自己,反正不管是什么情况,最后自己两人都被生擒了,这是一点儿都不错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使者离开了大帐,士卒把其人给送走了,马超吩咐的嘛,他不可能自己亲自去送其人,所以就吩咐士卒,让其代替自己,去送送。
 
    使者离开后,马超对带来和木鹿大王一笑,“二位放宽心吧,既然我都已经和孟获所派的人谈妥了,那么二位就一定是没事儿。只要二位不去惹事儿,那么便没有事儿。就等着后日,二位便会自由了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二七〇章 南蛮军使者返回
 
    听了马超的话后,带来和木鹿大王两人露出了笑容,看样儿两人心里是很高兴。。23[wx]
 
    不过马超却是知道,带来的笑容,那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。不过这个木鹿大王吗,却是有待商榷了。至少马超知道,就算其人能笑出来,可也不会是这个时候。因为后日当然自由的时候,也是他出了虎穴,可是又要入狼窝了。
 
    别说是有着和自己的合作,就算是没有如此的话,孟获估计也不会对他怎么怎么客气。这个自己能想到,那么他木鹿大王就想不到吗。
 
    只是这个是小事儿,大事儿的话,还是和自己合作的事儿。等他到了三江城,也就代表着他要去那么做了,这个危险程度,他是知道的,所以此时此刻,他能真笑得出来?反正如果自己是他木鹿大王的话,自己是笑不出来。
 
    至于带来,不用多说,他是真心笑,这个是肯定以及确定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又简单说了两句之后,马超便再一次吩咐士卒,把带来和木鹿大王给带下去了。
 
    “去带二位下去休息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带来闻言在心里腹诽着,什么带下去让自己两人休息,说得好听,无非就是软禁起来。他心里是这个鄙视马超,可也不敢说什么。只能是乖乖跟着士卒离开。回了自己的大帐。他和木鹿大王一样儿,一个住一座大帐,可以说也算是马超特意为两人准备的。
 
    这除了行动受到限制之外。其他的,马超也没让士卒管太多。两人要吃有吃,要喝有喝,这个马超是一点儿都没吝啬什么。对于他来说,还指望着两人办大事儿呢。虽说是和木鹿大王合作,可带来也是少不了的人物了,正因为他和木鹿大王一起。才能更增加说服力嘛。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两人再一次被凉州军士卒给带了下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士卒带着带来和木鹿大王离开后,马超对帐中的众人说道:“各位。后日,咱们和孟获再一次作交换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然后就等着木鹿大王,他只要合作,能配合。那么胜利便是指日可待!”
 
    “祝主公旗开得胜。马到成功!”
 
    众人是再一次异口同声,而他们也确实是认为,这次基本就是能胜利了。毕竟己方是商讨过了,而且怎么看,怎么觉得这次能赢。三江城算个什么无非一个大寨子而已,别看己方是久攻不破,可该被破的时候,它还能不破吗。
 
    己方该胜利的时候。是谁也挡不住的。
 
    “好!各位是拭目以待,我军必胜!”
 
    “必胜!”
 
   
 
    三江城银坑洞。“报大王,大王派去的使者已经回来!”
 
    “好,快让人进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孟获所派的人进了来后施礼,“大王!”
 
    孟获点了点头,“不知你此次出使凉州军大营,如何?”
 
    不远处的祝融夫人虽然没有说什么,可她却也是注视着来人,想要从他口中听到自己弟弟的消息。
 
    “大王,我在马超的中军大帐内,看到了带来洞主和木鹿大王。他们两人此时都还好,然后马超说……最后我与他商定,后日作交换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使者的话,他是一拍桌案,“好,好啊!你做得不错,下去领赏吧!”
 
    “是!多谢大王!”
 
    孟获点头,他确实是满意了。因为有了带来的消息,自己就能和自己夫人交待了。而且带来虽说是不爱在凉州军大营待着,但是至少如今来看,却还是没有什么事儿的。所以他也就放心多了,而且此时孟获是看了眼自己夫人,祝融夫人这个时候,她确实也是轻松了不少。虽说不是完全就放下心了,可却也是放下了大半。
 
    她知道,要是真有什么事儿的话,自己弟弟怎么也得说出来。而他既然是什么都没说,那么就说明确实是没有什么。那么既然如此的话,就等着后日去作交换即可。
 
    孟获是赶紧吩咐士卒,去准备赎带来和木鹿大王的物资,这是肯定必须要去做的,而且还得马上准备。虽说不至于耽误多少时间,可却也是越早越好,这个他都明白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负责准备物资的士卒下去了之后,孟获这时候松了口气,对祝融夫人说道:“夫人这个时候该是放心了吧,如今带来都好,夫人却是不必太过挂念啊!到了后日,你便又能见到他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是叹了口气,“大王之言不错,之前听到带来他没有什么事儿,我这确实是放心多了。只待后日见到他之后,我再详细询问他一些!”
 
    孟获点头,然后再次说道:“这个木鹿,真是不应该太相信他啊!之前本以为他能胜了马超的凉州军,可是结果呢,结果却是一败涂地不说,而且还把带来给搭进去了,唉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有点儿后悔,他要知道这样儿,他是怎么也不会让带来去请木鹿大王的。他在八纳洞待着,就让他待着好了。这请他来一次,不说自己让带来带去的礼物多少,就说他和带来被马超凉州军所擒,自己都丢不起那个人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一个是自己的妻弟,祝融夫人的亲弟弟,而另一个呢,是自己特意邀请来的帮手,来帮兵助阵的,可结果呢,结果就是大败,而且是双双被擒。
 
    孟获也想了,这马超还有崔安他们,指不定是怎么笑话自己呢。派自己的妻弟去搬兵,结果搬兵是搬来了不假,可却是如此不堪一击。之前还不错,至少第一次是胜了,可这第二次,却是大败啊。
 
    看来这凉州军果然是不能小看了,以前马超对木鹿大王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,他凉州军该败还是败了。可是这一次呢,这才过去了多少日,这木鹿大王他再一次卷土重来的时候,却是让马超凉州军给搞得大败啊。
 
    这个就连自己也是不得不承认,马超凉州军的厉害。至少自己可不认为,自己就有什么好办法去对付木鹿大王的猛兽。但是他马超第一次没有办法,这第二次却是早已想出办法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对此,自己却是不得不说,汉人果然是有两下子。可不是嘛,都说汉人的智慧、智计是如何了得,如今这么一看,真是名不虚传啊,所谓是“盛名之下无虚士”。
 
    听了自己夫君,自己大王的话,祝融夫人是展颜一笑,“大王,这个也是我们消息不太灵通。至少马超已经有了对付木鹿大王的办法,可我们却是都不知道,所以木鹿大王吃亏,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。如今他失手被擒,大王仗义,赎他回来,想来他无论如何,也会感激大王的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好像也是,不过他却还是说道:“听说就连凉州军自己人,好像也没有几个知道他们主公能破猛兽进攻之事的。所以不得不说,这马超隐藏得还很深,夫人你说就连他们自己人都没有几个知道的,所以就更别说是我们了!”
 

欢迎转载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真钱牛牛游戏_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» 看到了带来洞主和木鹿大王他们两人此时都还好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